嘉兴:安得清流育嘉禾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10更新时间:2016-05-10】

最新的浙江省主要市界交界断面水质自动监测显示:嘉兴市,合格。在水网密布的杭嘉湖平原腹地,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成绩。
 
嘉兴人说,水乡有水——平均每平方公里就有3.5公里河道,全市拥有水域面积311平方公里,8%的水面率在全国少见。让人尴尬的是,水乡缺水——地处太湖流域盆底,水体流动性差,地表水体污染严重,境内河流水质普遍为五类、劣五类,已很难找到符合饮用水要求的水源。
 
  面对“水乡没水喝”的窘境,嘉兴并不甘心。一路走来,考问水的话题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一条嘉禾大地上人们探索生态修复路径。
 
一座村的堵与疏
 
农家房前屋后的排排猪舍,是平湖市曹桥街道野马村最常见的景象。野马村看不见马,却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处猪粪堆放点。村书记王亚勤告诉大家,全村480户人家,有426户从事生猪养殖。
 
当地人叫这里“猪三角”,他们在地图上画个圈,比划着位置——南湖、平湖、海盐三地交界地区,构成了嘉兴生猪养殖数量最大的区域,也是畜禽养殖污染的重灾区。野马村就处在其中。
 
渔民薛根法对水质变化最敏感。2005年起,村里的生猪养殖规模越来越大,很多猪粪尿排进河里,导致他养的鱼成活率越来越低。去年,老薛被聘为街道的环保专职监督员,和其他3位渔民一起,每天对小规模养猪户和散养户偷排、乱排污物进行巡查,并拍照取证。
 
让百姓当监督员,这项野马村的尝试,也开启了平湖治理农业面源污染的行动。在野马村农村环境连片整治工程农户补助清单上,记者看到,全村426户养殖户都登记在案。每户建有什么治污设施、多大规模、补助多少,全被一一记录下来。
 
薛根法说,如今发现的偷排现象日渐减少,自家塘里养的鱼虾,成活率提高了20%。行走在村里的余泾港边,大家发现猪舍的排污口都被封堵,养殖户大都建起沼气池、沼液池和干粪收集棚。村里安排了一辆槽罐车,定期收集生猪尿液给林木施肥;猪粪则统一收集处理,加工成有机肥。
 
“堵”与“疏”中,传统生产方式正悄然改变。
 
据了解,今年,嘉兴全市将拆除违章猪舍180万平方米,引导养殖户调整结构。“减量提质”,是记者从村里最大的生猪养殖户陆蚕良嘴里听到的。不久前,陆蚕良拆除3000平方米猪舍,准备原地搭建菇棚,尝试生态种养。
 
一个镇的入与出
 
“瞧,多清澈。”在嘉兴王江泾镇宇泗浜村生活污水处理站,管理员史建龙拿着塑料杯,从污水处理站出口盛起一杯水,兴奋地向记者展示。
 
这里是目前浙江省最大的农村水污染物减排试点。每天,周边近万居民的600多吨生活污水源源不断地注入污水处理站,经过6道化学和物理处理方式后,排出汩汩清流。
 
“入”与“出”间,水资源节约利用的理念正在悄然生成。
 
街道两边,林立着重庆火锅、河南烩面等全国各地的名小吃。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使这里的公共服务设施配套的压力陡增。
 
本地人口1200多人,新居民8000人——这是宇泗浜村的现状。镇治水办工作人员郁海华说,上游来水已遭受不同程度污染,这里同时还受到地面沉降的困扰,要想从劣质水中突围,一定得在杜绝新增污染上下功夫。
 
“尽管不容易,但大家不放弃。”郁海华说,目前集镇通过铺设管网,收集了九成污水;在乡村,则采取生态化方式处理生活污水。
 
作为全省27个小城市培育试点之一,王江泾镇有6000多家工厂,民营经济发达,纺织、化纤、印染是传统支柱产业。全镇治水的另一个铁腕举动,是改造当地近4万台喷水织机。
 
这些织机,在家家户户的作坊里。镇干部算了笔账,每台喷水织机每天大约耗水2.5吨,排放的废水污染物含量极高。眼下,王江泾已建和新扩建的18座废水集中处理站,接纳散户喷水织机废水入网集中处理,并对拒绝入网的散户喷水织机逐步实施淘汰处理。
 
100多公里,这是镇里今年计划铺设的工业废水收集管网的长度。不少企业家说,污染治理是企业的责任,他们纷纷加大技改投入,尝试水循环利用。在天伦纳米整染有限企业,污水预处理系统使部分生产废水得到回用。
 
  这个水网密布的江南小镇,蜿蜒着大大小小190多条河道,史建龙说得出其中大多数河道名字。他说,水乡人注定是和水分不开的,条条溪流,如血脉般滋养着奔跑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的小城,直面环境承载的重负,努力寻找突围之路。
 
一池水的活与赢
 
李荣伟有份工作很特别:每月总要到长住桥港去走走看看。这位嘉兴市秀洲区新城街道的党工委书记,另外一个身份,是长住桥港秀洲段的镇级“河长”。
 
全长近1公里的河段,周边有多少家单位,哪几个小区,他已了然于胸。河道边一块公示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名字,还附带监督电话。
 
自2012年9月起,这样的“河长”公示牌已经遍布嘉兴主要河道,各级党政负责人担任所辖区域主要河流的“河长”,并牵头负责河流的水质改善治理。
 
为了写“河道档案”,李荣伟把沿河企业污染源、城市生活污染源都摸了个遍,每月的水环境监测报告也要详细阅读,还要召集辖区单位商议整治措施。环保专家称,嘉兴全面推行的“河长制”,探索了如何调动行政和经济资源,解决河道综合整治难题。
 
也许只有在嘉兴,水的任何一个细节都被关注——就在上个月,32条市级主要河道的“河长制”责任部门,会集市治水办接受考核。
 
也许只有在嘉兴,对水环境的重视,引发了一系列首创——建立全省第一个“治水办”,联合环保、水利、农经、城建等部门,牵头承担治水职能;首创区域排污权交易,鼓励企业采用先进工艺,或投资污染治理设备,通过市场出售多余的排污指标,换成真金白银。
 
嘉兴人说,这些只是开始。在嘉兴市区西北角,109公顷的石臼漾水源生态湿地为城市带来了一方绿洲,它还能将四类、五类的上游来水净化到三类以上。治水也养水,劣水变好水,这是一座城市对水的智慧。
 
水的变迁,凝聚起一座城市的价值追求。盘活了一池水,也意味着赢得了明天。
 
棹歌欸迺,唱出了嘉禾千年的岁月浩渺。嘉兴人与水的故事,为水质性缺水的城市提供了样本。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