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今人看江河:说不完的水学问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877更新时间:2017-05-25】


全球的“汉语热”不断升温,学汉语、学中国学问已经成为外国友人们追求的一种时尚。在中国传统学问中,儒家学问、佛家学问、道家学问都饱含高深的智慧和内涵。唠唠发现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这些儒释道大家都爱漂走江河,领略水之美。

孔子曾说,“智者乐水”;禅语曾说,“善心如水”;老子曾说,“上善若水”……为啥古代先哲对“水”情有独钟呢?西方的《圣经》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的,但在咱国学巨匠曹雪芹的《红楼梦》中,贾宝玉却赞叹“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女子该如水般纯洁。为何“水”在中国古今学问中备受推崇?国学课,您是真的、真的能及格吗?


由此思考“水学问”,首先要弄清楚的就是,水并不能自然生成“水学问”,有水不意味着就有“水学问”。水学问是人在与水打交道的过程中产生的学问,水作为一种媒介、载体,与人类的物质活动和精神活动相结合,就会产生学问,即水学问。因此,滔滔洪水不是学问,但是经鲧、禹治理,就形成了水学问。鲧之堵,禹之疏,尽管方法和结果都不同,但都凝结了对于人水关系的深刻思考,体现了人类治水创造,故称为治水学问。又如,在湖南永州崇山峻岭之中,竹林掩映着一潭清水,在不为人知时,这不是学问,但是柳宗元发现了并写成《小石潭记》,经过柳宗元的精神劳动,便产生了水学问,成为观赏自然之水的名篇佳作,小石潭也由物质之水变成精神之水、学问之水。

也就是说,水学问产生的关键,是人在与水发生关系过程中进行创造性劳动。人是水学问的主体,水事活动是水学问产生的源泉。人水关系范畴很广:用水、治水、管水、节水、护水、爱水、观赏水……因此,水学问也由此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历史来看,自从人类社会形成以后,水与学问便须臾不可分离。人类早期的文明没有钢铁、煤炭、机械、石油、电力,但是不能没有水,人水关系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的始终。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水学问的历史与人类社会的历史一样久远,发展永不停息。从现实来看,世上可以有不沾酒与茶的人,“酒学问”、“茶学问”可能与他无关,然而他能不与水发生关系吗?每个人生存与生活都离不开水,在获得水、使用水的过程中,都蕴含着丰富的人类劳动创造,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水学问是联系着社会每一个人的全民学问。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人类社会的众多行业学问,都是以水学问为存在基础的,如畜牧学问、渔业学问、农耕学问、饮食学问、茶学问、酒学问、花卉学问等等。目前,这些学问都各自成为独立的学问研究领域。但是,设想一下,假如没有水学问,这些属于分支的行业学问还能独立存在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水学问具有“母体学问”性质,它渗透在许多分支学问之中,并对其产生重要影响。


在这个茶学问、酒学问、饮食学问、旅游学问、企业学问等学问盛行的年代,尉天骄教授别出心裁地为大家解读出水学问的独树一帜。水学问联系着社会的每一个人,是一种全民学问。水学问蕴含着丰富的历史,衍生了古老的文明,也成为古代圣贤们观察与思考的对象。“水”是如何赋予孔孟老庄、佛家禅师等大家以灵感的呢?李可可教授这样说……


古人因河流而生的道与德

我国古人很早就认识河流的作用。

《尚书·洪范》提出了五行思想,而水位列五行之首。《管子·水地》说:“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水者,地之血气,如经脉之通流者也。”东汉王充在《论衡·道虚》中说:“夫血脉之藏于身也,犹江河之流地。”把河流视为大地(地球)的血脉,这种独特的视角与观点,今天用生态科学来看,仍是相当精练与准确的。《管子·水地》还指出,各地水性不一,民风(学问风俗)也因此相异,因而“圣人之化世也,其解在水”,解读了水,就能解读当地的民风,解决了水的问题,就可以解决好该地的教化问题。很多学者评论管子的这一观点具有鲜明的“地理决定论”倾向,然而管子将河流与区域学问的特性联系起来,还是符合学问形成发展的客观规律的。

我国古人崇尚道德。

道者,指天地宇宙的法则或规律;德者,指人类应遵循的社会规范,这个规范是应符合“道”的标准。人的行为应该符合“道”的标准,但“道”是深不可测、妙不可言,难以真正认识,也不易用言语来表述的。要认识“道”,应多观察自然,从中探求道的妙处,并找到行为准则的正确方向。

河流是自然的组成,是自然的要素,也是自然的一种象征。因而,奔腾不息的河流就成为古代圣贤们观察与思考的对象。孔子“见大水必观”的故事,就是古代圣贤们观察河流并受其启发的一个例子。

据《荀子·宥坐》记载,孔子观看向东奔流的河水,他的弟子子贡就问他:您见到大水都要观看,这是为什么呢?孔子回答说:“夫水,大遍与诸生而无为也,似德;其流也埤下,裾拘必循其理,似义;其洸洸乎不淈尽,似道……”孔子一口气举出了德、义、道、勇、法、正、察、善化、志等水的“九德”,形象生动地阐明儒家的道德观、价值观。

朱熹在注《论语》中孔子所说的“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说:“知(智)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故乐山。”将河水的周流无滞比喻智者的圆融无碍,这本身就是儒家智慧的表现吧。

大家都知道,《道德经》中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是古代经典中一句最著名,也最玄妙的话,可知就连老子也难以用言语名词来说明“道”。然而,自然界中却有一样东西非常接近“道”,这就是水。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这与孔子观水而受启发得到的感悟一致,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按照老子所说,那个捉摸不透、玄妙深奥的“道”就是水,就是“上善”,也就是佛家所讲的“慈悲”。

佛家所说的“慈悲喜舍遍法界”,就犹如川谷之于江海,“处众人之所恶,利万物而不争”的水一样,这才是“道”的真实面目啊。河流,就是“道”的具象的反映。这才应该是大家今天所讨论的“水学问”的真正的价值观所在!

如果说哲学的思考与智慧是超越民族与国家的,那么政治制度、经济形态、是非判断标准等,就有明显的民族与国家的差异,而造成这种差异的因素之一就是河流。

中国、埃及这样的国家,从文明形成之初就开始了大规模引水灌溉,形成河流治理的历史,这些水利活动必然要产生超越氏族、部落的权力,从而深刻影响国家的政治发展。

集权制度及其形成过程本身并无对错,集权的政治制度下形成的社会结构、科学技术、学问艺术等,与非集权政治制度下的产物自然有很大的差异。这种差异是造成当今世界国际矛盾与冲突的一个因素,也是促进不同学问类型间的交流与融合的动力所在。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