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与鉴湖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17更新时间:2016-05-10】

东汉时期,在今绍兴地区从北到南依次是杭州湾、山(阴)会(稽)平原和高耸的会稽山脉,地势逐渐抬高。山间有几十条溪流,注入山麓众多的湖泊之中。于是,形成了“大海枣平原枣湖群枣山脉”的台阶式地形。东面有曹娥江,西面又有浦阳江等水系,平原地方常受潮水倒灌。山洪暴发时,往往湖堤决溢,平原成为泽国。而一旦大旱,又因湖水有限,不能满足农田灌溉的需要。在这样的水环境下,百姓贫困,生计维艰。当年东汉会稽郡郡守马臻走马上任,正逢大雨瓢泼,山洪暴发,当地百姓的农田、房屋被大水冲毁,百姓悲号声震天。马臻为此忧心忡忡。如何治理水患,使当地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成了他苦苦追求的梦。

马臻,字叔荐,东汉会稽山阴人,永和五年(公元140年)任会稽太守。治所山阴,水涝为患,民无所依。马臻发动民众,以工代赈,主持修建东至曹娥江,西至钱清江,全长127里的大堤。这条大堤以会稽郡城为中心,又分为东西两大堤段,东段起五云门至曹娥江,堤长72里;西段起常禧门到浦阳江,堤防55里。这条人工大堤拦截了会稽、山阴两县三十六溪之水,形成了周长310里、宽约五里的狭长形大湖,这便是号称800里的鉴湖。

 

鉴湖包围了原来众多的大小湖泊。由于东部地形略高于西部,马臻在湖中间又修了一条六里长的驿道作湖堤,把鉴湖分成东湖和西湖两部分。东湖87.63平方公里,西湖85.09平方公里。

在堤坝上,还设有泄洪放水设施:斗门、闸、堰、涵管等,“水少则泄湖溉田,水多则闭湖泄田入海”,其初期数量已不可考。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有“沿湖开水门六十九所”。曾巩《鉴湖图序》及徐次铎《复鉴湖议》记有“斗门八所、闸七处、堰二十八处、阴沟三十三处”。此外,尚在会稽五云门外小凌桥以东,及山阴常禧门跨湖桥以南,设有水则牌(相似于今日的水位尺)两处。由于湖水面高出堤外农田丈余,而农田又高出杭州湾海面丈余,于是形成了三级台阶,形成自流灌溉的的态势。南朝宋孔灵符《会稽记》称:“筑塘蓄水,水高(田)丈余,田又高海丈余。若水少则泄湖灌田,如水多则闭湖泄田中水入海……都溉田九千余顷。”绍兴一带很快变得富庶起来。

宋人王十朋称赞:“杭之有西湖,犹人之有眉目;越之有鉴湖,犹人之有肠胃”。正是因为有了健壮的肠胃,鉴湖建成后的绍兴日臻繁华,成为著名的鱼米之乡。

但是,这样一位贡献巨大的人,其结局却是一个悲剧。当鉴湖修成后,原来存在于各湖泊间的土地、房屋和坟冢等也不可避免地要淹没一些,而其中大部分是当地豪强大户的,于是,遭到他们的激烈反对。他们施展了许多阴谋诡计,企图毁掉鉴湖,陷害马臻。几个豪强向朝廷写信诬告马臻耗用国库,毁坏庐墓,淹没良田,溺死百姓,罪该万死,死有余辜,云云。由于豪强人数太少,又不敢签上真实姓名,于是搬来家谱,填上一千多个死人的名字。朝廷接信后,一见有千余人签名,不问是非黑白,马上下诏撤了马臻的官职,并令他速赴京都洛阳受审,最终处以极刑。马臻被斩后,昏庸的朝廷才派软差大臣来鉴湖一带调查,才发现了这一卑劣阴谋。然而,马臻却早已含恨九泉了。当地人民都异常气愤,纷纷指责朝廷。并立祠置庙,以示对马臻的怀念和纪念。宋代王十朋有诗云:“会稽疏凿自东都,太守功从禹后无。能使越人怀旧德,至今庙食贺家湖。”

 

历代对马臻表示了极大的崇敬之情。唐代,为他重修了冢宅和祠庙,每年夏秋两季,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祀。北宋嘉佑四年(公元1059年),仁宗皇帝颁发谕旨,追赠马臻为“利济王”,在墓碑上刻着“敕封利济王东汉会稽太守马公之墓”字样。清代嘉庆年间(公元1796—1820年),在墓地上建立石坊,坊柱上镌刻楹联:“作牧会稽,八百里堰曲陂深,永固鉴湖保障;奠灵窀穸,十万家春祈秋报,长留汉代衣冠”。

原先距今已有1800多年历史,号称800里的浩渺鉴湖,命运如何呢?同中国历史上不少有名的陂塘灌溉工程一样,鉴湖也没有摆脱逐渐萎缩、湮废为田的悲剧性宿命。杜甫诗云:“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美女与鉴湖,为越中“两绝”。如今越中依然美女如云,肤若凝脂,而鉴湖却已然风光不再。“鉴湖淹废谁之过也?”其中有自然的原因,也有人为的因素。鉴湖湮废集中在宋一代,会稽山区森林被毁,水土流失,在唐中叶以后逐渐淤积,又从北宋大中祥符年间(1008-1016)开始有豪绅在湖中建筑堤堰,盗湖为田,如今的鉴湖面积只剩约30.44平方公里,其主干道东起亭山,西至湖塘,长22.5公里,形如一条宽窄相间的河道,镶嵌在绍兴平原之上。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