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深澳古村的人工水系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231更新时间:2017-12-07】

深澳——初次听到这个名字,总觉得有几分别扭,在得知它的来历之后方才一解心中疑惑。“澳”是指暗渠,深藏地下的水渠。在深澳村地下有一条巨大的构建于明代时期的水渠,深澳的祖先们利用暗渠+明渠+水塘+水井,完成了一整套供、排水系统。村民若要取水,就在地面上打开一个口子,这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澳口”,将饮用水、生活水和污水分开处理,并使水始终处于流动状态,这也反映中国古人良好的环保意识和对水资源充分利用的卓越能力。即使如今看来,这水系也是极具规划感,其流畅的运转不但为村民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方便,而且也是水学问的有力彰显。如果你想一睹古人的智慧,具有很高科普价值与人文价值的深澳水系就是理想的见证点。

深澳村位于浙江省桐庐县富春江南岸天子岗北麓,西距桐庐县城16.5公里。地处丘陵,南高北低,村落前迎璇山,后拥狮岩,应家溪和洋婆溪东西分流,七常公路村中通过。

深澳村在桐庐的东北面,与富阳场口为一溪之邻,主要的姓氏为申屠,凭借其古老的学问,深厚的历史,独特的地理,留存的古迹,成为桐庐著名的古村落。村中有四、五十幢古建筑,最早的有元末明初的,大都是明清时期的,古建筑里还留存着相当精美的木雕、石雕、砖雕。村里有一条200多米的古街,卵石铺面,道边筑有引泉水渠(俗称澳)、水塘、坎井。古宅与水系构成了古村独特的风貌和特色。村落因保存了完整的罕见的古建筑群落,被列为省级历史学问保护村,后又被列入国家级历史学问名村目录。

深澳古村因其水系而名,古村濒应家溪而建,申屠氏先人在规划村落建设时,首先规划了村落水系。深澳的村落水系是一个独立的供排水系统,它由溪流、暗渠、明沟、坎井和水塘五个层面立体交叉构成,各自独立,相互联系,充分调控地面和地下水资源,将饮用水、生活水和污水分开处理,并使水始终处于流动状态。反映出一种对水资源利用的环保意识,而且在实践中解决了溪流洪水和地下水泛滥对村庄造成的危害。

源泉古井

“江南坎儿井,南宋第一村。”深澳村拥有200余幢明清、民国时期的古旧建筑。这里的“坎儿井”独具特色。现在全村还留着十七口坎井,这些坎井里都是甘洌清澈地下水,有些坎井还互相沟通。有一口井叫“八亩塘”,就是由几口坎井联成的。

深澳水系由两个层次构成:一是村落外围天然形成的溪流,这是建村的基础:二是通过自然与人工的结合营造的村落内部的水系,整个村落的水系格局为“两溪、一澳、三渠。”
村落外围的水系——溪流。深澳东濒(应家溪),尽可能保持原始自然状态,使溪流畅通;西临后溪,水资源丰富;后溪是发源于屏源溪的一条小溪,从环溪分流、流径前山山脚,原是一条洪沟,几经人工疏导、修筑、成为深澳主要的灌溉用水,同时也起着排洪、泄洪、引流的作用。

村落内部的古代水系。申屠氏先人在村落建设时,就根据深澳的现状情况,对整个水系进行了系统的规划,由深澳、明渠、澳口、塘、井组成,因此深澳古村落有一独立而完善的供、排水系统,并且整个供水系统实行分质供水,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理念。

深澳村,这些水系相互起着调控水量的作用,使深澳村在一千多年里尽量免受水旱灾害的侵犯。老百姓若要取水就会在地面上打开一个口子,这也就形成了“澳口”。江南的很多古村都有这样的“澳口”,供全村人生活之用。 近年来,随着水澳提升工程的开展,对江南古村水系疏通清理,村民重返水澳洗衣、洗菜、嬉水……悠悠古澳重放光彩。

 

明渠把溪水引进村口,由二条明沟穿过整个村落,流径各家各户、用水洗涤、防火、灌溉、排泄洪水之用;深澳亦称暗渠,开挖800余米的暗渠将溪水引入村内。进入村内400余处的暗渠,每隔一定的距离开口建一水埠,也就是大家说的坎井,以便村民下埠使用。当地人将暗渠称澳,澳深藏地下,深澳村便由此得名。

走进深澳古村落水系,不得不让人感慨于古人的智慧,而他们那种治水为民的理念、科学治水的工程建筑更值得大家后人研究学习。

其实,要想了解深澳古村,就要去追溯她的水系,说说她的水事,看看她的水澳,探探她的坎儿井。因为,深澳之水是这个古村的根基、命脉和灵魂。

对深澳的水系,有游客在日志里用“非常彪悍”来形容。走在深澳,就是“踩”在水上。在千年之前,申屠氏建村时,先规划了一条独立的水系,长800米的暗渠贯穿整个村庄,拱顶全用卵石砌成,每隔一定距离,就开一个水埠,像极了新疆的“坎儿井”。而在四合院堂的天井内,雨水、污水也汇入门前明渠流走,那是明清人眼里的“四水合一”,水,既像这里的一粥一饭般寻常,又让遥远的学问款款而来。

深澳古村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都与水事休戚相关。你若来到深澳探古,其中的一大看点,就是被许多专家和学者称为南方水系奇迹的“江南坎儿井”。从图山走来的申屠氏先辈,极有前瞻性,他们在建村之初,就先规划了村落的供排水系统,再建造整个村落。她的水系是一个独立的供排水系统,它由溪流、暗渠、明沟、坎儿井和水塘5个层面立体交叉构成,粗看各自独立,其实相互关联,用如今的话来讲,就是科学规划,充分调控地表和地下水资源,将饮用生活水和污水分开处理,并使水系始终处于流动状态,显现出集约利用水资源的环保生态意识,彰显出古人的聪明才智和对水的敬仰之心。

深澳古村的水系统,用地表的明沟用来排雨水和生活污水,另建地下数米深的暗渠,供人们饮用和洗漱。地下暗渠长约800米,宽1.5米,最高处有2米,拱顶,成年人可进出以便疏浚施工,暗渠全用河卵石砌成铺就,源引溪水进渠,至今水质仍清澈甘洌。暗渠还每隔一定距离,开挖一澳口,砌石阶至水面深处,方便百姓上下用水,很像新疆著名的“坎儿井”,这就是被称为“南方坎儿井”的由来。而本地人将此暗渠称之为“澳”,澳水便一年四季流经老街之房屋下的暗渠。设在老街上的6个澳口,既为平时农家洗漱之用,也可为修澳清淤之通道,深澳之水流出村口,就作了稻田的灌溉用水。“深澳”的村名就由此而来,不管叫“深澳”也好,或有人错写成“深沃”也罢,反正水就是深澳一切的基础。

水是深澳的命脉所在,并与深澳老百姓的荣辱共生。

不说古村几代人治水的轶事,就说一桩曾经不小的水事风波: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发展中的深澳村因村民随意用水,以及集体水厂消毒不慎,引发深澳村民急慢性肠道传染病小范围传播,由此造成百姓用水恐慌。深澳是一个有近5000人口的大集镇,用水健康出了问题,人们也以讹传讹,将肠道传染病误传为“深澳病”,一时间村邻坊间闻“深澳病”色变。那时,人们提及深澳之水,不是蒙羞之水,便是一种环顾左右而言它的难言之隐。虽然,病因很快被查明,并得到了根除,但人们也怕这抹不去的阴影会久长地盘旋在深澳的上空。幸运的是,村两委会在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全力支撑下,选水源、修深潭、铺水管、筑水池,从数公里远的遮风潭水库引来甘甜山泉至农家,供村民饮用,百姓从此喜笑颜开。

 

如今,甜醇甘美的山泉不仅驱散了阴云,也成为当地百姓自豪的用水品牌。就连住在小城里的深澳人,在离开老家时,也要将这甘甜的深澳水,装上几壶,带进城里慢慢地享用。

水是深澳的根基与命脉所在,是深澳的魂。深澳古村因水而名,她凝聚了前辈的智慧;深澳古村世代繁衍,她蕴藏了水的精华;深澳的百姓更希翼未来的天空会更蓝,人们的生活会更甜,她又承载了古村新的光荣与梦想。有人曾站在村之东北的黄山之上俯瞰:在深澳古村的村东为应家溪,而村西就是洋婆溪,两溪之水载着深澳这艘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航船,面向东方行驶在新时代纪元的大海之上,前景光明而又美好。古村离不开深澳之水,大家的美好明天更不能没有生命之源!

忽然间,我想起了友人为深澳之水吟诵的一首诗:八亩塘①深涌古今,图山②饮灌感先仁。水流深澳绝天下,客到江南分外亲。

注:①八亩塘,深澳水系中的一口饮用水塘。②图山,深澳村申屠氏的祖居地。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