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古桥记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570更新时间:2017-06-01】


马可波罗说杭州有一万多座桥,当然是夸张;民国统计市区公共桥梁130余座则偏少,因为那时市区太小。如今杭州市内多已是现代桥梁或仿古桥,那些原汁原味的古桥,或阴于陋巷,或掩于园林,有烟火味,也有些寂寞。


  《清明上河图》中的汴河虹桥,它曾在江南大量“移植”。

  市区木桥,几无幸存

  秦桧害死岳飞后,义士施全曾在杭州望仙桥持马刀行刺秦桧,“砍之,断桥一柱,而不能伤。”

  载于《钱塘县志》的这则传说或许是人们恨秦桧的“意淫”,但它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桥既然能被马刀砍断,则桥柱定是竹木而非石质。

  杭州林林总总的古桥,存留至今的,以石质拱桥居多,从文献上看,古代还曾有竹木桥和土桥。时至今日,这些竹木桥自是早就湮废不存了。木桥多见于山区,最盛名的古木桥,当是《清明上河图》中的北宋虹桥。宋人南渡后,在江南建了许多仿虹桥的木桥,保留下来的桐庐芦茨木拱桥即是其中之一。可惜杭州市区没有幸存者,西湖综合保护工程在茅家埠上香古道上新建了一座仿虹桥的木桥,当然,它不能称为古桥了。

  石梁或木头架在溪流两岸,就成了一座石梁桥。更宽的河,无非是加几个石墩。在杭州水网密集的农村或山中小溪上曾有很多石梁桥,它们少有文字记录,有些连名字也没有。它们就那样静卧在小河溪流之上,一年又一年。

  石梁桥平直,有些要用梁与拱结合,来保证通航。河流交汇处,由于水量不同、水位有高低,还会有带闸门的石梁桥,成为闸桥。杭州运河、上塘河的一些河段,那些与河道平行的纤道也算是石梁桥,也称作纤道桥。

  从石梁到石拱,那是技术的“变革”。石拱桥是杭州古桥中数量最多的一类,这个城市有着发达的水运,但石梁桥不够高,妨碍通行;夏秋季节还常有突至的洪水,而高高的拱桥就不至于被淹没。拱宸桥就是其中最负盛名的一座,当然,还有断桥,还有苏堤六桥。

  与水网这一特色相伴的,是地基松软,杭州的石拱桥多是薄拱、薄墩,以减轻桥的重量。而杭州拱桥的拱数量,又以奇数为多。

  拱桥之来源,有一种说法颇有意味,认为是人们对天然石拱的模仿。石灰岩或丹霞地貌往往有这种被称之为“天生桥”的石拱,由于崩塌或流水侵蚀,其内部形成桥洞。说法即使不一定对,此种想象,也可值得玩味。

  桥用于行走,是为劳作;而桥之廊、亭,是为休息。劳作生息,是传统乡民一生的内容。传统社会里,建桥往往又是行善积德,而廊桥是其中最集中的体现。水乡之地,有些桥建在河流两岸物资的集散地,廊桥理所当然,成为商贸场所。

  杭州市区的古廊桥很少保留到今天,亭桥则尚有几座,东河第一桥的坝子桥桥亭,虽然是1986年重修,但仍是仅有的壮观者。在艮山门附近东河入运河的水坝处,坝子桥名字由来、位置都在于此。亭名凤凰,清代杨文杰《东城记余》说“有凤凰飞集亭上”,但不知有几人曾见凤凰。

  东河南窄北宽,位于最北端的坝子桥最为庞大,“东河第一桥”名副其实。宋代时桥在城外,元末拓展城东时桥入城,它因此有了杭州古城墙地标的作用。

曾为水利标识

  《钱塘县志》卷三记载:“钱塘民居稠密,百步十寻,辄有桥梁以通往来。”老城内原有一条浣纱溪,是自涌金门引西湖水入城而成的河道,最为杭人所重,其时两岸成荫,水清如镜,朝朝暮暮捣衣声不绝。溪上共有11座桥,如泗水芳桥、井亭桥、平海桥、板桥、学士桥、长生桥、龙翔桥等。此溪后来被填,成为今日之浣纱路,桥亦湮废,唯余井亭桥、板桥、龙翔桥等地名延留至今。

  杭州城内河道上的许多桥梁,最初的功用是用于水利的。杭州城内的盐桥河(即今中河)曾有多处有名的渡口,然而奇怪的是,几乎所有当时的桥都与那些渡口无直接关系。桥梁为何不建在有名的渡口处?据《钱塘县志》记载,当时的杭州城内河道众多,明沟暗渎交错,这些河道“潦则散而分之,涸则疏而通之,可以备蓄泄、资灌溉”。为了管理之便,在河道(明沟)与地下阴沟(暗渎)交汇处,架设桥梁以作标识,这样就不至于到疏浚时,因河岸长满野草、河边浮拥水草而找不到水口了。因此,当时桥梁的修圮、数目增减以及结构形式等,与杭州城的水利密切相关,故“桥梁之有无,即水利之兴废”。至于行走交通,尚在其次。之后,随着城市的繁荣、人口的增多,桥梁供行走交通的作用才渐趋重要,桥与民生的关系亦日臻紧密。


湖边几多“移民”桥

  大家不说断桥。

  西湖的湖西景区是2003年西湖综合保护工程中新恢复的水面。明代以后,西湖杨公堤以西逐渐淤塞,民国时期仅存茅家埠以西一段窄窄的小河。重新恢复的茅家埠、浴鹄湾等水域内,保留了古通利桥,也将桐庐的古永福桥、玉涧桥和萧山古毓秀桥迁移至此。

  茅家埠以前叫上香古道,香客常常乘船在茅家埠登岸,经上香古道去天竺诸寺进香。沿途寺庵、斋堂、商铺鳞次栉比,游客络绎不绝。到上世纪20年代后期,从湖滨到灵隐开通了公路,游客改乘汽车前往灵隐寺,这条“上香古道”才渐渐沉寂。2003年恢复古道,恢复它作为游客寻幽访古和体验传统民俗的学问走廊。

  古道中的通利桥仍在。通利古桥建于清中叶以前,现在桥已经保护起来,这是上香古道上唯一的原汁原味的古桥,桥已有些破损,被定为危桥,所以现在用木栏围着,不让通行。

  玉涧桥则是“移民户”,它原位于桐庐县印渚镇,为双孔石拱桥,桥墩迎水面作出分水尖。该桥建于明代,《徐霞客游记》载“桥甚新整,居市亦盛”。2003年按原貌迁移保护至西湖湖西景区,在茅家埠上香古道上,玉涧桥最高,有气势。

  西湖之南,也迁移了几座市区古桥至此。柳浪闻莺萧公桥,原在秋涛中学内,跨茅山河。2003年因那一段河道被填平,桥体多半陷于土中,而将其原样迁建至现址。这是一座杭州较为少见的“过渡型”桥梁。它乍一看是石拱桥,但拱又不够圆,而是呈折边形,有着石梁桥的特征。始建年代不详的它,至少在南宋《淳祐临安志》中已见记载。就好比鲸是鱼类和哺乳动物的过渡形态一样,这座萧公桥也是由石梁桥到石拱桥进化“不完全”的产物。

  从萧公桥向北不远,有新横河桥。新横河原本在下城区今环城北路南侧,清末浙江巡抚梅启照开的新横河,东抵坝子桥下的中河,新横河桥也就与坝子桥东西并列。2002年因原道路拆毁,新横河桥也被“移民”至西湖南侧。


古河、古镇、古桥

  西溪且留下。高宗皇帝一闪念间将西溪镇抛弃,只给它“赐”了个名字,它就与皇城失之交臂,只能作为一个古镇延续至今了。

  但它却因此保留了古镇,保存了古桥。

  杭徽公路、天目山路、杭州绕城公路三条主干道在留下相交会,它们与纵横交错的镇内干道构成了留下交通网。从古时起,留下就是杭州城西官道的必经之地。

  在小和山西麓山前平原的留下,北边早已辟成了西溪湿地。西溪河从此绕行湿地边缘,其他小河如五常港、紫金港、蒋村港等,与西溪河相连,与湿地相通。曲折多变的水道,星罗棋布的堤岛,形成了这里河塘民居、水月人家的水乡古镇风貌。

  古镇的母亲河——留下河则穿镇而过。那些古桥,就几十步一座,跨留下河两岸。它们大多小巧,长不过十米,桥上往往雕刻“平升三级”、“鲤鱼跃龙门”、“万年青”等内容,那是乡民的淳朴愿望。

  只是,现在的留下河水质污染。古镇上的很多商户已不是本地人,来自江西的程德建对河名不熟悉,但也连说“脏得要死”,“要不是做生意,才不住这儿”。

  在清代留下镇已是有居民五六百家,一水穿镇,石桥横卧,濒河筑屋,建筑别致。现在历史街区内建筑多为土木结构,即前为店铺后为住宅的格局,并鳞次栉比,间间紧挨。古镇区内曾有五座古桥,历史街区内有四座,分别为忠义桥、盈春桥、庆春桥、古灵慈桥。

  忠义桥是杭州唯一的宋代桥梁原物,也是杭州现存最早的古石桥。在它东侧拱板上的题字,表明了它的来历,所谓为了祝皇帝陛下万寿无疆、风调雨顺而建,落款是在嘉定十一年(公元1218年)。

  忠义桥北的古灵慈桥,原是设了水栅收商税的,今天只有桥存。11岁的路葳蕤出生在此,他告诉记者这座桥的名字,并带着一路沿河向北,寻找其他古桥。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