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席堰:龙游版“都江堰”

【编辑:系统管理员点击数:536更新时间:2017-12-27】

龙游县城往南近二十里,有一个小村庄叫山头外。村头有两座南北向并列的小山,南面一座叫龟山,北面一座叫蛇山。自西而来的灵山江从两山脚间冲出群山,往东流向平原。古老的水利工程姜席堰就位于两山之间的灵山江上。
姜席堰建于1330年至1333年,距今683年,其灌区位于龙游中部地区,现有干渠4条,全长12.7公里,支渠11条,全长19公里,范围包括龙洲街道、詹家镇2个乡镇、21个行政村, 涉及人口2.22万,土地面积2.5万亩,是龙游县重点产粮区。作为浙江省为数不多历史悠久、迄今仍在发挥巨大效用的古代著名水利工程,姜席堰于2011年被浙江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龙游地区虽然河流众多,但“晴久即灌溉无资,雨多则泛滥洋溢”。元代之前,当地的农田灌溉全靠江溪湖塘,基本靠天吃饭,临岸田地常常十年九旱,甚至出现白居易描述的“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之惨状。元至顺元年(1330),蒙古人察儿可马担任龙游的达鲁花赤(知县)。他“廉干便民”,重视民生工程,尤其致力于水利,先后兴筑了姜席堰、鸡鸣堰等著名水利工程。据明万历年间的《龙游县志》记载:“姜村堰、席村堰,元至顺间达鲁花赤察儿可马兴筑。其水发源处州,由南源至十七都堤灵溪之水;分为二堰:上为姜村堰,下为席村堰,相距数百武。”清代光绪年间的知县高英在《<重修席村、姜村二堰征信录>序》中记载:“姜、席堰去城南二十里,土名大堰头,以姜村、席村得名,相去数百武。”只可惜关于姜村、席村的线索就像姜席堰的具体兴建过程以及兴建过程中经历的艰难困苦一样,如今完全无从了解。不过关于堰名的由来当地人倒有口口相传的说法,并建了一座古老的“堰神庙”(当地称为“姜席庙”)以示纪念:
据说当年察儿可马把承建水利工程的任务下达给姓姜、姓席的两家人,由其负责具体实施,并上奏朝廷免除两家三年的赋税,同时限时三年完工。在当时的条件下,筑建拦河堰坝绝非易事,所以建造遇到了很多困难,尤以建上下两堰和定位两条主干堰渠最难。灵山江古时称“灵溪”,只是一条易涨易退的小河港,平时没有多少水量,但到了五、六月间的汛期时,洪水异常凶猛。堰坝屡建屡毁,直到第三年采用了新方法——堰身埋入河床部分,迎水面用青石板联成石壁做基石,防止堰底水渗漏侵蚀;背水面用松树打桩,垒百年松树为基础——才最终得以解决。如果说筑造堰坝只是技术性难题,那么定位两条主干堰渠则面临着技术和社会的双重困难:一方面,主干渠经过数十个村落,涉及数万亩高高低低各种地形的土地,要达到灌溉面积的最大化绝非易事。另一方面,田地都是私人的,没有人愿意堰渠从自家田地里通过。姜、席两人经过反复考虑,最后决定采用“黑夜走马定位法”,一天夜里在马尾扎上装石灰粉的袋子,让两位骑手各自朝着指定的终点策马奔去。由于天黑,马为了自身安全,不走低、不爬高,凭借本能选择最安全便捷的路线。而马一跑,身后的石灰粉就撒落下来,在田野上留下了两道弯弯曲曲的白色堰渠线——所以历史上的两条堰渠并不是直线,也是弯弯曲曲的——这恰恰达到了效益最大化的要求。

当两条主干堰渠的线路划定时,三年期限已到,姜、席两家也为建堰倾家荡产,以致乞讨度日,再也没有财力和时间来完成堰渠的开凿。两人自觉无颜,想起南宋乾道年间西安(今衢江)县丞张应麟主持石室堰工程时,“以三年工不就,跃马自沉中流”的先例,于是登上蛇山,最后鸟瞰了一眼三年来的心血,双双跃马江中。后人为铭记姜、席两公的建堰功绩,将二堰命名为姜堰和席堰,将两人跃马殉身处命名为“马井”,还在山头外村的堰渠旁建起了“堰神庙”,内设姜公、席公塑像供人瞻仰;另有石碑一块,记载了姜、席两公筑堰的功绩。1927年,灌区民众赠送“惠我农众”匾一块,悬挂在庙祠中堂。但遗憾的是,该庙如今已毁,没有留下一砖一瓦,仅有庙旁那棵近400年的古樟诉说着沧桑,还有“惠我农众”的匾额保存在县博物馆中。

如果说都江堰的修建为秦国经营了在巴蜀尤其是成都平原的粮仓,那么察儿可马下车伊始就兴建姜席堰,而后又“言于司府”,建和丰粮仓,在客观上起到了“凡溉田二万一千七百八十一亩,得沾堰水者,皆称沃壤”的作用。灌区寺后畈、西门畈和詹家畈因此成为著名的龙游粮仓和鱼米之乡。堰水还被引进龙游城内,使护城河、城池、地下供水道到处活水汩汩流淌。由于堰渠布局、走向定位科学合理,渠水发挥了最大效益,沿途各种筒车、麻车、水碓、浇碓、磨坊、油坊纷纷兴起,一派繁荣景象,真可谓一堰兴则农兴、畈兴、城兴、商兴。

 

自建成以来,姜席堰历经近700年,其间遭遇的大洪水不下六、七十次,但堰身、坝体一直没有被完全摧毁,足以体现其在设计上的高超技术水平。姜席堰采用科学的双梯位溢水回流排洪技术,堰顶轴线呈折线状,其平面形似“Ω”;上堰由南往北与主河道垂直,距北岸约30米,堰端与东西向的一片沙洲相连,构成了一条宽20多米、长200多米、东西走向的引水堰道,沿蛇山山脚南向折50多米到达下堰。下堰筑建在沙洲与蛇山头端之间,呈东西向。这样的设计使上下堰泄水前沿比传统直线堰长数倍,凸显了消力池的作用,有利于巩固堰身(特别是下堰)。拦河堰坝用石壁做基石、百年松树为基础,也增强了堰坝抗御洪水的能力。在“引水不引洪,截流不成灾”的设计原理上,姜席堰与都江堰有异曲同工之妙。姜席堰的进水口“堰洞”是在蛇山脊背上人工凿开的一条宽近3米的渠道,与都江堰的“宝瓶口”形状、功能几乎一样,能够自动控制进水量,在没有水闸的年代里起到了节制闸的作用。而且堰洞设置在引水堰道近末端的东侧,下堰上游距堰坝30多米处,与江水垂直,很好地避开了因洪水正面直冲入内渠造成的水灾。

由于“姜席大堰为本邑西南乡水利攸关”,历朝历代都对姜席堰的修缮、管理给予高度重视,使其历经680多年依旧发挥着作用。明嘉靖四年(1525),堰被洪水毁坏,推官郑道主持“筑马胫八十丈,以杀水势;又筑石东坝一百五十丈,以坚固偃址,自是堰不患涸”。嘉靖二十二年(1543),知县钱仕重筑了石东坝和马胫。万历年间,知县涂杰再次修建,“自是每岁修堰,相沿为例”。崇祯年间,知县黄大鹏“月恒三四至验视,渗漏,呼工补塞,不使有涓滴之泄。”因为下堰“溪低而堰颈高,水阻不能下”,崇祯十三年(1641),主事方废弃了原进水口(堰洞),在下堰东端另外开凿了堰渠新进水口。使用了300多年的堰洞从此退出,新的进水口沿用至今。到了清代,知县卢灿于康熙十九年(1681)主持了对姜席堰的修浚。乾隆三年(1738),姜席堰“仅存马胫数丈”,知县徐起岩组织了重修,并首次引姜席堰水入龙游城。“其水一绕城而北,一由西达于城之壕,内环学舍,汇泮池,经县治之白莲桥,东折而放乎北门之水关。”光绪十二年(1886),刚到任的知县高英得知姜席堰长期失修,沿岸土地荒芜,民不聊生,决计进行修缮。他不仅设立了堰工局,“凡民之沾溉者皆出赀,约赋十之二。民捐绅办,丝毫不假胥吏之手”,还亲临现场慰问民工,对懒怠者予以严厉批评,对出资不力者申明大义,规劝实行。民国时期,堰坝及护岸累遭损坏,堰道淤塞。特别是堰西干渠因受芝溪河道阻隔,后厅村一带的土地一直无法引水。1936年,水利专家何之泰因陋就简,用毛竹筒外包棕衣,制作了简易的倒吸虹穿越河底。后厅村一带从此得以引姜席堰水灌溉。此法一直沿用至上世纪70年代。建国后,当地政府多次对姜席堰进行修建、改造:1955年特大洪水后,政府组织修建了一条防洪堤坝,兴建了一座水闸;又在1961年至1962年对姜席堰进行了全面修建,用混凝土加固加高堰面,砌岩石加宽堰脚,并修建了进水闸。1970年,有关方面对东西两条主干渠进行了截弯取直,增大了流速,同时全面修浚了渠道。1986年,县水电局对姜席堰及灌区渠系进行了全面设计、整修,增建了进水堰口两孔、排洪冲沙闸一座,整修、拓宽、延伸九条渠道共计12.9公里。2007年10月至2008年12月,姜席堰灌区工程列入浙江省“千万亩十亿节水工程”计划。工程总投资500万元,衬砌改造渠系18.87公里,加固姜席堰75米,改建农桥8座、分水闸20座,新建量水堰2处。从此渠系实现了“三面光”改造,提高了渠系水的利用率。
对于姜席堰的管理,历代实行的是堰长负责制。堰长下设堰董若干人,堰夫若干人,担负起岁修、用水管理、封开堰口、收纳堰费等具体事务。民国时期,当地成立了20多人的姜席堰管委会,制定了《姜席堰管理章程》,以明确职责。1955年成立的姜席堰灌区代表会有代表8人。而从明万历年间的涂杰开始,每年六月初一封堰,八月初一开堰(后因春耕播种需要,改为四月初一开堰),当地主要官员于封堰之日莅临视察等均已成为了惯例。  
如今,为了进一步发挥姜席堰的功能,将水更多引入龙游城内的公园与住宅小区,使城里的水体由点连线,由静态到动态,形成完整的城市供水系统,龙游县政府正式规划了“引水入城”工程。工程竣工后,姜席堰的清流将会把龙游城妆扮得愈发充满灵气,而龙游的都江堰——姜席堰也将愈加青春焕发。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